不嫁断袖王爷 妃池中物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养生之道

又名:三生三世彼岸花,穿越小说,是“不嫁王爷”系列文开山作品,讲述了一名医学针灸系的大学生路乐乐,穿越时空来到了古代,成为一名有断袖之癖王爷的妃子,由此发生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

女巫的猫

妃池中物:不嫁断袖王爷

妃池中物:不嫁断袖王爷

妃池中物:不嫁断袖王爷

小说简介:

路乐乐是医学针灸系的大学生,亦了打入冷宫的贵妃,还是众人耻笑的对象,因为她将嫁给当今最赫赫有名的王爷――而他是断袖,而且还是万年总受。

皇上令,半年如无子嗣,将她杖弊于集市!

天!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他竟然后院男宠三千!

断袖王爷?

冷宫贵妃?

万人耻笑?

第一次见面,他眼底有深深的厌恶,“王妃,难道你不认得本王了吗?”

而婚拜高堂,等待她的却是一只系着大红花的公鸡。

他肆意轻笑,“你只配与鸡拜堂,因为你们是同类。”

她坦然冷笑,“王爷,您换一只鸭吧!因为你们是同类。”

洞房花烛,他竟然灌她媚药,还将自己的十个男宠送给她。

而作为回礼,她毫不手软,阉了他十个男宠。

他给她一耳光,将她扔进冰冷的池水中,要她生不如死。

她就还他一针,傲然而立,并誓要活得有滋有味!

《鬼姬》――姬魅夜

鬼姬,鬼姬,今夕何夕?

鬼姬,鬼姬,何以独兮?

鬼姬,鬼姬,予美亡兮?

鬼姬,鬼姬,盼君归兮!

卷一 疑似故人来

第一章

路乐乐推了推自己那足有一千度眼镜,深吸了一口气朝科技大楼迈进了一步。

今天是她人生第七次参加针灸考试,如果再不过……怎么可能再不过!

立在大楼入口,打开随身携带的盒子,拔出一根足有七厘米的银针,路乐乐高举朝天,看着当空的烈日,豪迈的吼道,“今日,我路乐乐要是再挂掉,那就让雷劈死我!”

哗啦!

站在走廊排对进场的考生看见一个奇异的景观,炎炎烈日之下,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刚好落在二零四班路乐乐手里的银针之上。

据说,路乐乐惨死的最后一句话是,“银针竟然是导体?!”

被雷劈死的路乐乐被一种难言的怎么预防颞叶癜痫发作锐痛惊醒,嘴里腥咸干涩,眼皮承重得难以睁开,而且似乎粘着稠糊的液体,顺着她睫毛流向嘴角。

疼啊,被雷劈死也不是这种疼啊,而且,为何没有烧焦的味道,倒有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

难道那道天雷霹重了她的动脉血管?

还有,怎么觉得有粗糙的东西擦着她的屁股和小腿,身体也似乎在前行,那粗粝的小颗粒类似沙粒的东西嵌入了她的皮肤,疼得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想到这里,路乐乐咬牙吃力的睁开眼,便看见赤红的天边――红霞如泼墨般绯红刺目,远远看去,更像是迎风飞舞的红绸。而红绸之下,便是泛着金光的琉璃瓦,目光再向下,又是朱红色的梁柱,悠长的回廊,和沾着点点血迹的青砖路面――还有一双白皙的――不,是沾着血却格外秀气的光脚丫。

目光再近,是白色的齐踝裙子依旧血迹斑斑,然后是红色的腰带,还有垂落在石板上的手!痛,那手擦过石板时传来的尖锐疼痛,让昏沉沉的路乐乐到抽了一口凉气,猛的回头看去.

那一瞬,路乐乐终于忍不住厉声尖叫,全身陷入刺骨的冰凉。

她竟然被一个穿着明黄色长袍的男子揪着衣服像拽尸体一样拖着走。

这……夜幕之下,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拖着一个浑身是血半死半活的女子!这,这不是《电锯惊魂》经典场景吗?

一想到接下来,就有一段惨烈的分尸,路乐乐害怕的挣扎了一下,又感觉被那人拖着上了石阶。欲哭无泪的看向周围的房间,她确定这个男人会把她扔进一个黑压压的屋子,里面挂满了可怕的刑具,那边是――人皮客栈。

果然,听到吱呀一声,承重的门被打开,一股腐烂的气息迎面扑来,夹着嘴里血腥的味道,路乐乐忍不住反胃,不过没有等她从这种恶心的气味里反映过来,她整个人,就像小鸡一样被男人拧了起来。

第二章

男子似乎人很高,力气很大,因为此时路乐乐的脚是腾空的,而且需要仰起头才能看向男子。

也正是这样,借着微弱的光,路乐乐终于看清眼前俯视自己的男子――束在金冠中墨色的头发,垂了几缕落在高款的额头上,剑眉入鬓,眸如深潭,高挺的鼻翼下,薄唇紧抿成一条线――似乎在哂笑。

这绝对是少有的轮廓深邃的美男。不过,为何这个美男看她的眼神太恐怖了,似乎眼里喷了无数把尖刀,要将她当做人肉菜板给生生的剁碎。

路乐乐再次抽了一口凉气,刚才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个男子怎么将她给‘脱’进来的吗?想到这里,路乐乐慌忙挤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她不求生,只求死得痛快。

男子将她摆出这么一副表情,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疑惑,然而拧着她衣服的手猛的再度收紧,几癲痫病吃药能痊愈吗乎勒得她喘不过去来。

“贵妃娘娘,朕再问你一次,你想清楚了吗?”

美男问完这句话的时候,路乐乐做了一个让她终生后悔的表情。

本来,她很想认真的点点头,或者是根据美男的情绪捕捉他到底是要她摇头还是点头,然而,她却听到他说,贵妃,朕!

那一瞬,路乐乐非常不争气的岔气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对天发誓,她是无心的,纯粹是被一个如此貌美却又胡言乱语的男子给刺激了,他竟然自称为朕!

当然,在看到男子猛的冷下来的脸时,路乐乐意识到,她的笑容被男子当做了讥嘲的冷笑

天地可鉴,她不是故意的,然而等不及她解释,男子突然扬起另外一只手,重重的落在了路乐乐的胸膛!

然后她感觉自己像一片羽毛一样轻轻的飘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后,又重重的摔落在石头――不,是石阶梯上,再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咕噜噜的滚下来去,每过一个阶梯,她都能听到一种可怕的咔嚓声!

混蛋,她骨折了!

而且不轻,至少断了两个肋骨!

路乐乐第五次醒来的时候,再次看到了那个悄悄进来探望她的宫女,而她在这个发着腐烂气息的鬼地方躺了半个月了,每次都是那个宫女喂她一点稀粥,悄悄的帮她包扎伤口,事实上,不用那个宫女,作为医学系的学生这样的护理根本就不能难倒她。

准确是说,除了营养不良,借着宫女偷偷带进来的药物她自我恢复的挺好的。

“娘娘,今天语贵妃要来看您。”小宫女高兴的说道,似乎那个语贵妃就是她们的救星。

是的,没有听错,那小宫女唤路乐乐为娘娘。据说她曾是当今皇上宠极一时的贵妃――花丞相幼女花葬礼,十五岁入宫不到半年,便颇得恩宠。金缕玉衣,她曾用的,曾玩的,甚至曾经丢弃的都是这宫中女人望尘莫及的宝贝,甚至,她能独占一个男人。

可是……路乐乐悲凄的看着紧闭的大门,下意识的摸着自己受伤的身体。为何别人享尽荣华富贵,她一来那狗皇帝竟然给她上演了断山寨版的电锯惊魂!

第三章

那个什么花葬礼,到底是怎么得罪了皇帝啊,一想到他那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眼神,在和谐社会中长大的祖国花朵-路乐乐再次吓得冷汗滢滢,这种状况,简直是比第一次进解剖室还恐怖。

空寂的大殿内能清晰的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同时夹带的还有清脆的金银器撞击声,宛若铃铛很是悦耳。

“娘娘,是玉贵妃呢。”

泱国只有一位贵妃,而现在又进来了一位贵妃!

路乐乐记得了,进来的这位贵妃是陕西癫痫病医院她原身体的姐姐――花清语。两姐妹宫伺一君,花清语先进宫两年也颇得圣宠最先封为贵妃,到花葬礼进宫时,皇帝废除先例将其也策为礼贵妃。

甚至有人为其两姐妹题诗,

一株并蒂莲,同侍君王侧

拂风如清语,落花惜葬礼。

“礼儿。”浓郁的芬芳在鼻尖缭绕,那声音好似从天边传来,如水一样温柔,里面掩饰不住关切。当目光看清进来的女子时,路乐乐终于明白为何世人要说拂风如清语了。

美……身为医学系的路乐乐此时很懊恼为何没有多背几首赞扬女子美貌的诗歌,面对着自己的漂亮姐姐,她只能张着鹅蛋嘴,然后蹦出一个――美,便愚钝的想不出其他词了。

“你们先出去,本宫有话要和你们娘娘说,记住,看好门。”语贵妃轻轻的挥了挥手,侧身坐在路乐乐身边。

待宫娥退下之后,花清语轻轻的执起路乐乐手,将她伤口检查一番手拿出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白色的药膏涂在她淤青的部位,叹息了一声,道,“礼儿,你就给皇上道个歉好吗?你这样,又是何苦呢?”

“啥?道歉?我凭什么要向他道歉!“路乐乐一惊,脱口而出,心里顿时怒意腾烧。那混蛋打得她断了两根肋骨,还将她关在这个鬼地方不给吃的不给暖的,竟然要她道歉。

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懂得善恶,绝不向恶势力低头。可是……路乐乐不争气的绞了绞手指,而是对方是皇帝啊。

“礼儿,皇上也是一时在气头上,你只要说一些好话,他一定会原谅你的。不然……”花清语突然顿了一下,眼中浮起一层薄雾,声音也不由的哽咽起来,连握着路乐乐的手都在颤抖。

“不然怎样?”

“皇上拟了一道圣旨,要将你逐出宫,然后下嫁于七王爷泱莫然啊!”说完最后一个字时,花清语抬手擦去眼角滑落的泪水。

泱未然?明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为何心却让被人狠狠捏住了一般疼痛。路乐乐捂着心口心里疑惑,难道自己给摔得心肌梗塞了?

“所以,礼儿,你不能让皇上这么做!如果圣旨下去,那以后我们花家,那爹爹在朝中在泱国如何立足?我们花家几百年的声誉也会因为这一道圣旨而毁于一旦啊……”

第四章

路乐乐为难的看着身前的女子,心里突然不忍。虽然她无法体会到此时花清语的悲哀,然而她也能猜想到,这一道圣旨下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对她自己的名声,对花家,甚至对那未曾见面的泱未然。

泱未然?路乐乐低下头,笑得有些苦涩。

其实花清语劝她有何用?自己一遭被雷劈,深陷此地,有多少东西是她能自主的。更何况,那狗皇帝已经拟好了圣旨,一河南哪治癫痫靠谱国之君,君无戏言,又岂是她几句道歉能挽回的。

这一切,应该早就是那个狗皇帝布置好的。

而且,一旦有机会出这个阴森森的地方,所不定上帝怜悯,她就能脱离魔掌了。

堂堂医学系学生岂能作为笼中鸟。俗话说,不向往天空,不向往自由的鸟,就不是好鸟!

于是,路乐乐同学坚信,一旦出宫,必然自由,便下了决心――嫁出去!

“其实,嫁过去,也挺好的。”路乐乐诚实的说道,却再度惊觉一个道理――在有阶级的年代,诚实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的。

因为半月不曾露面的狗皇帝,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尽管逆光看不清他的神情,然而那一道冷厉的目光是如何都忽视不了的。

“原来,贵妃娘娘早就期待这一日了!”泱莫辰负手走过去,低头看着蜷缩在竹榻上的女子,眼底露出一丝厌恶。

“皇上。”花清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慌忙跪在地上。

“给朕退下。”

“皇上,礼儿她还小,不懂事。”

“怎么?你花清语就懂事了?别忘记了,这冷宫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退下。”

冰冷的声音带着让人寒战的暴敛,看着花清语不舍的离开,路乐乐下意识的蜷缩起身子,手腕却突然一疼,已经被泱莫辰给拖了起来。

“嗯!不错,贵妃娘娘的状况似乎挺适应这里的。”

“喂!放了我,好痛!我骨折你知道不知道?”路乐乐小心翼翼的挣扎,真害怕这个男人一手下去,她的手就碎了。

“我知不知道?”眉不由的挑了起来,“关了半月,贵妃娘娘个性似乎暴躁了,连说话的规矩都忘记了。”

“我哪里暴躁了!”暴躁的是面前这个懂不懂就暴力的男人吧,“麻烦您,松开一下手,好不好?”

“松开?好啊!”泱莫辰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手臂突然向上一提,将路乐乐腾空拧起,随即一松手,而边便响起某人坠地发出的惨烈叫声。

就算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然而,路乐乐甚至此时自己是一只没有牙的兔子,只能坐在地上瞪着眼前的男子。

“你到底想怎样?”

“朕刚才听到贵妃说愿意嫁个泱未然,是吗?”

“我有得选择吗?”她鼓起勇气问道。

“有!这个冷宫,或者是嫁给泱未然!”

嘴角无奈的抽搐,她心里一阵恶寒,这个叫什么选择。

“那我选择嫁个泱未然。”

“砰!”这一次,是什么碎了?路乐乐想应该不是自己吧,不过,为什么眼前一片漆黑。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癫痫病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